买球的app软件下载

究竟是谁不让巴西球员跳舞?欧洲足球骨子里的歧视恶臭

西甲第5轮皇马与马略卡之战,维尼修斯在破门后,即兴上演了跳舞庆祝,这个原本无关宏旨的细节,赛后却被西班牙经纪人协会主席佩德罗·布拉沃揪着不放:

这句明显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发言,立马激起轩然,多位足坛名宿发声批驳谬论,更有多位巴西球员周末联赛破门后,同样以跳舞庆祝声援维尼修斯。

马德里德比前,马竞队长科克就借题发挥,向对手挑起心理战:“维尼修斯如果进球后选择跳舞庆祝,那是他的事情,但如果他这么做,他一定会有麻烦,我打包票。”

眼见科克火上浇油,马竞主席塞雷佐赶忙下场救火:“如果维尼修斯要跳舞,我会请维尼修斯教我跳桑巴,因为我必须去巴西里约热内卢参加节日庆典。”

但不少马竞的极端球迷,则在社交媒体上用粗俗不堪的种族主义言论,继续向维尼修斯进行网暴。

尽管维尼修斯没有连场破门,但同胞罗德里戈却很争气——在进球后,巴西小将如出一辙地跑到角旗区,展示了自己的舞姿,他的身后是马竞球迷扔下的各种杂物……

这还不是跳舞风波的全部。就在马德里德比开战前一天,皇马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俱乐部反对足球、体育和一般生活领域各种种族主义和仇外言行,俱乐部已经指示法务部门对发表言论的人和群体采取法律行动。”

在行动的,不止皇马。在科克一石激起千层浪后,不少巴西球员纷纷出面力挺维尼修斯。

包括内马尔、拉菲尼亚、热苏斯、蒂亚戈·席尔瓦、里沙利松、罗纳尔多以及球王贝利,都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声援维尼修斯。

内马尔力挺后辈:“带球吧,舞蹈吧,做你自己,为成为你自己感到快乐!去追求最高的境界,我的朋友,我们会为你的下一个进球跳舞!我想看到跳舞,我想看到快乐。”

就连此前因病沉寂许久的贝利都罕见开口:“足球是快乐,它是一种舞蹈,它是一个真正的派对。即使种族主义仍然存在,但我们也不会让它阻止我们微笑。我们将继续以这种方式打击种族主义:为我们快乐的权利而战。”

眼见事情越闹越大,千夫所指的布拉沃只能道歉:“我想澄清一下,我描述维尼修斯的庆祝舞蹈动作是猴子只是个隐喻(指‘做愚蠢的事情’)。我无意冒犯任何人,我真诚道歉。对不起。”

区区一个跳舞庆祝,居然能引发大半个足球圈下场站队,着实是“活久见”的奇观。

毕竟,在维尼修斯之前,跳舞庆祝不但和“尊重”没有半毛钱关系,甚至是令球迷久久回味的经典。

1994年世界杯上,刚当了父亲的贝贝托在进球后,跑到角旗杆旁跳起了摇篮舞,队友罗马里奥和马津霍也加入其中,这几乎是巴西队四星征程中,最温暖人心的存在。

譬如“堡垒之夜”的狂热粉丝格里兹曼——法国人“L字舞”庆祝已经成为个人标识,不但博格巴、科曼等人有样学样,甚至还拉来了一把年纪的老国脚德塞利加入,成为法国队更衣室不同族群勠力同心、亲密无间的表征之一。

尽管皇马已经开启追责程序,但无论西班牙足协还是西甲联盟,都没有启动对布拉沃的调查程序,这似乎也印证了种族主义在西甲的土壤。

人们不会忘记,在武磊上演西班牙人处子秀时,看台上就有不怀好意的球迷做着拉眼角的歧视手势。而今年3月,格拉纳达球迷又对加的斯的赤道几内亚球员阿卡波展开了持续的种族主义谩骂。

在英超,种族主义行径一向要“杀无赦、斩立决”,无论是当年因种族主义言论或被开除出队,或被禁赛的特里和苏亚雷斯,还是最近因向孙兴慜作出种族主义手势,进而被取消了套票资格的切尔西球迷。

登陆西甲元年,巴萨11号在对垒毕尔巴鄂竞技时,试图用彩虹过人超越对手,结果被对方毫不客气地施以战术犯规,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然而,目睹这一切的巴萨球员,并未表现出怜悯,队长哈维倒是凑上前来,但他没有关照小兄弟是否受伤,而是一通臭骂:“用这样的方式挑衅对手,是对比赛的不尊重!”

然而,健忘的哈维理应记得,当罗纳尔迪尼奥和自己并肩奋战时,他的每一次牛尾巴过人,都会被《世界体育报》不厌其烦地夸上一句:“足球精灵!”

而当哈维的队友遭遇冒犯时呢?当年在巴萨效力的阿尔维斯,曾在掷界外球时,被看台上的种族主义球迷扔下过香蕉。

回忆往事,阿尔维斯也不免心酸,在社交媒体上,巴西人朴实的话语字字有力:“先生们,真正的问题是欧洲充满了种族主义者,他们不接受其他民族比他们更加突出。我在那里(欧洲)的几乎每个地方都经历过(种族歧视)。”

当阿尔维斯这样功勋等身、见惯险恶的湖,都难于独善其身,所谓的“尊重”,或许正如罗纳尔多所说的那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